一级高清爱爱免费视频,一级人爱视频在线观看,一级一级a爱片免费视频


囚禁—地下室调教 1-10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990.com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3-2 08:09 编辑
 1、李希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学的是刑侦本身也很优秀,而且亲叔叔是市公
安局的领导,毕业后直接分配到了市公安局的刑警队。在刑警队工作五年了,业
务能力很强,也破了几个大案、要案。由于亲叔叔是领导,加上业务能力又强,
所以在刑警队地位比较特殊,碰到赶兴趣的案子就参与一下,如果想休息几天也
没人管他。

  李希,今年27岁,两年前父母因车祸也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套两居室的
房子,和一辆帕萨特,外加几十万的存款。所以李希属于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那
种钻石王小五式的男人,很受姑娘欢迎,因爲受不了朋友同事的各种介绍,李希
也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医院的麻醉科的护士,小依。小依护校毕业一年,今年2
1岁,算是中上等样貌,身材不错,家里不是本市的,条件和李希差的很远,李
希又是公安,长得又帅,所以对李希爱的死去活来的,但李希找她主要是因爲不
愿意各种相亲。所以两个人在一起,李希是绝对的强势的一方,而且李希在公安
大学,对于心理学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很会把握人的心里,小依社会经验又不足
,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李希已经把小依玩弄于股掌之间。

  李希规定,由于李希是刑警,所以没事的时候,小依决不能给李希电话,但
李希每周也会约小依一两次,吃个饭,调调情,什麽的。也做做爱,但是李希很
喜欢丝袜高跟,每次都让小依换上五公分黑色的高跟鞋,黑色丝袜,和李希做爱
,李希身体非常好,每次都会让小依高潮两三次,神魂颠倒,异常满足。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李希,李希非常喜欢看日本的禁室培欲系列,美国的电锯
惊魂系列的那种电影,有时也很羡慕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金正恩,有的那个牡丹峰
乐团,所以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想完全的控制几个美女,供他一个人享用。正
好前两年,李希他们刑警队破获了一个制毒贩毒的团伙,团伙老大在执行死刑前
,李希又提审了一下他想找点别的团伙的线索,那个老大还幻想着活命,除了交
代了其他团伙的事情外,还告诉李希他又新準备了一个制毒场所,还没啓用,是
一个居民楼的一楼,有一百多平方米,还带个三十多平的地下室。这个房子是用
一个从农村买来的身份证买的,这个团伙的老大对这个场所下了一番功夫的,说
是在地下室下边又挖了两层地下室,每层都有两百多平,打算制毒,大干一场,
但刚弄好这个新场所,还没开始,团队就被李希他们连窝端了。而且这个场所是
这个老大找的其他省份的施工队,秘密弄的,自己团伙的成员并不知道。李希心
里高兴,问了一下具体地址,脸上确不动声色,说这个信息由于和贩毒制毒没啥
关系,所以没有什麽用,至于他说的其他线索,他倒是可以向上级彙报。

  其实李希心里清楚,这个老大制毒贩毒,数量太大,无论交代什麽都死定了
,果然,一周后这个老大就被注射死刑了。李希知道这个老大死了之后,便独自
一人来到了那个老大说的那个房间,一看门锁就是一把普通的门锁,便拿万能钥
匙打开了房门。走进去转了一圈,一看家居家电,装修什麽的一应俱全,就是长
时间没人住,有些灰。在一翻卧室柜子,李希惊了,柜子里居然还放了五十多万
的现金,还有这个房子的房産证,和一个身份证。李希拿起房産证看了看,房主
叫李大林,李希又看了看那个身份证,果然就是李大林的身份证,一个住址,是
临省一个农村的地址。就知道,那个老大果然用了一个差着十万八千里的人的身
份证买的这个房子,而且还挺巧,也姓李,看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比自己小两岁。

  李希往地下室走去,到了地下室,果然不大,才三十多米。李希仔细检查了
一下,看到折叠床下的地面上,有个边长两米左右的正方形盖子。李希挪开床,
将那个盖子打开,一看下边是一个笔直的通道,通道壁上,有一个金属梯子,李
希便沿着梯子,爬了下去。足足爬了五米左右才到了底部。正对着梯子的那边的
墙壁上,有一个门,李希走过去,把门打开,李希发现,这个门居然开到了地下
暗室的顶端,门下又有一个金属梯子,李希沿着梯子爬了下去。李希不禁惊歎,
这个毒贩爲了制毒,真是下了血本了。

  李希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个暗室。这个地下暗室分上下两层,每层两百多平,
而且每层的层高都有四米多。而且爲了爲了通风,采暖,安装了新风系统,空调
,和暖气管道。暖气管道接的是小区的暖气管道。而且也通了水电,每层设有卫
生间,地下二层还有个设备间,专门有泵,拉的那些髒东西啥的直接用泵就泵到
了小区的排汙总管了。李希不禁一阵激动,这个房子只有自己知道,长久以来的
梦想,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李希又回到了地面上的房间,到了物业打了个招呼,说是自己弟弟的房子,
把物业费叫了,水、电、煤气费、采暖费什麽的也都弄清楚了。李希正好就用这
房子里的几十万现金,开始改造这个密室了。地上部分,李希首先换了个专业级
的防盗门,门锁是指纹密码锁,无论从里从外,都需要同时用指纹和密码才能打
开。然后又把地下通道部分的两道门,还有密室一层到二层的那道门(密室一层
到二层也没有楼梯,也是在地板上有一个边长两米的正方形门,打开后延墙壁的
梯子下到二层地下),也都专门定做了又厚又隔音的门,门光钢板就由五公分厚
,也都装了那种内外既要属于指纹,又要输入密码才能打开的锁。然后在地下部
分每层天棚上各个角度,都装了带夜视功能的和声音传输功能的高清摄像头。在
密室的墙上比较隐蔽的部分也装了几个隐蔽性极强的针孔摄像头。

  李希爲了万无一失,又特意在每层的隔层都重新做了隔音,在地下无论多大
的声音,有两层隔音,又深入地下五米,上边真的是一点声音也没有。李希又在
地下二层做了一排像牢房似的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完全封闭的隔音的,门都需
要密码才能打开。又做了一个像笼子一样铁栅栏一样的房子当行刑室。旁边还做
了两个长宽高都一米五的格子间当紧闭室,在地下二层的墙上和天棚上很多地方
,都埋上了铁环,留着栓铁链子用的。李希是学公安的,对这一套都特别熟悉。

  李希确实是刑侦出身,特别谨慎,所有的东西,都是用李大林的这个身份证
买的,而且爲了保密,密室内的改造,也是自己一点一点弄好的,整个这个过程
,足足花了李希两年时间。不过好在整个过程已经接近尾声了。

  李希在改造密室的同时,已经开始物色人选了,最终要的要先找一个能管住
其他女孩的人,调教好了,便于李希统一管理。正好在一起扫黄行动中,李希发
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个女人本名叫吴燕,大家都叫她玲姐,出来干这个的一
般不叫真名。这个玲姐和李希同岁,也是27岁,最开始在夜总会陪人唱歌,也
偶尔出出台,但玲姐没做多长时间就发现其中的窍门,她发现当妈咪比自己做挣
钱挣的多多了,所以很快她就组织了几个女孩拉了个团队,自己做起了妈咪。因
爲头脑转的快,下手也狠,跟着她的女孩越来越多,二十二三岁的时候在一家夜
总会就管了几十个女孩。一般在夜总会陪唱陪喝酒的女孩,是否出台都凭资源,
但跟玲姐的女孩必须出台,不出台玲姐上去是真揍呀,但跟着玲姐确实也比跟其
他的妈咪挣得多。后来玲姐又带着这些女孩跳槽到本市规模比较大的一家夜总会
,玲姐还有一些股份,是作爲小股东过去的。

  在这次扫黄行动中,李希他们队把这个夜总会给端了,把包括夜总会负责人
、玲姐还有几十个陪酒女孩都给拘留了。李希早就听说过玲姐的名字,这次可看
到真人了,咋一看还挺有气质的,不像一般的陪酒女孩或者是传统意义上妈咪,
有点像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穿着一套黑色的套装,踩着一双很正常的黑色的高
跟皮鞋(瓢鞋)。身材不错,身高在165,胸不是特别大,C罩杯左右,一双
腿看起来倒是挺修长的。审她的时候,李希也在,头脑还挺清楚,应对也都不错
,李希当下就觉得,她是一个特别合适的人选。这种行动在公安也算正常了,也
不是什麽大事,对一般女孩一般都是交了罚款就可以出去了,对于玲姐这种妈咪
无非就是罚款多点,拘留个15天一般也就放了。

  李希趁着玲姐在拘留的时间,查看了玲姐的手机,一看这是个新手机,不丢
不坏至少也能用个一两年时间。李希就在这个手机上装了监视软件,这个软件既
能监听,也能定位,又能同步把微信短信同步传到李希的电脑里。

  2、玲姐出去后,李希就一直监听玲姐的手机,通过监听李希对玲姐的情况
了若指掌。出去以后,玲姐又找了一家新的夜总会做了妈咪,因爲手上女孩资源
多嘛,但是之前租的房子一直没换,那个房子是春节到期,玲姐计划春节前把房
子退了,东西寄存在一个姐妹家,春节后从老家回来在新的夜总会旁边租一个房
子,再把东西搬过去。李希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时机,如果人突然失蹤了,房东也
要找呀,真好趁春节她从老家回来的时候,是个最佳时机。而且通过监听,和查
公安的档案,李希知道玲姐家有姐妹四个,她是老三,平时和家里沟通不多,最
多也就两三个月和她妈通次电话,她和家里说她在外边做生意,平时也比较忙。

  李希的密室在春节前也基本弄好了,过了春节,李希知道玲姐做火车回来的
时间,也知道她姐妹家的小区,而且李希也踩过几次点了,也查过公安局的信息
,她姐妹家的小区不是高档小区,整个小区就前后两个摄像头好使,单元门口的
摄像头早就坏了。玲姐回来的当天,李希提前把他自己黑色帕萨特的车牌换了副
假的牌照,提前停进了小区院里,就等着玲姐回来了。

  果然等了不到一小时,李希看玲姐的手机定位,已经快到小区门口了。他从
车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高压电棍,在单元门口附近的一个角落里等着了。
不多时,玲姐拎着行李走了过来,刚要进单元门,李希一电棍就顶在了玲姐的腰
眼上,高压电可不是闹着玩的,玲姐一下就魂了过去。李希扶着玲姐,把玲姐扶
到了车上,又把她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李希之前让他女朋友在医院拿了一针麻
醉针,说是审犯人要用,李希把麻醉针也给玲姐打了进去。电棍电的话半个小时
左右就会醒了,这针麻醉针进去,至少要昏睡四五个小时。

  天色已晚,索性整个过程,小区里都没人出来。李希将车开出了小区,径直
将车开到了密室的那个小区。然后把玲姐扶到1层,将行李也拿了进去,她用玲
姐的指纹将玲姐的手机按开,直接给玲姐的那个姐们发了个微信「我临时有事,
和朋友出国做点生意,行李先放你哪一段时间,谢了姐们。」然后又给她姐们用
微信转了5000元钱。然后给玲姐的老板发了条微信,辞了个职,也说出国做
生意;又给玲姐母亲也发了条微信,也说出国做生意,回国再给她妈电话,又用
微信给她母亲转了50000元钱,让她母亲先花着。然后就将玲姐的手机关机
了,电话卡也拔了出来。李希估计这几个人就算一时起疑,也不至于疯狂的找了
,等过几个月,想找,线索早就没了,就算报警,最多也就是登记一下,只能按
失蹤人口处理了。

  李希回头一看,玲姐还晕着呢,睡的也很死。李希将玲姐所有的衣服全都扒
光了,然后在玲姐的行李里找了件小睡裙给她穿上,睡裙比较短,稍微往上一撩
,屁股就能漏出来。李希改造这房间的时候,让房间的温度,无论地上,还是密
室,都保持在恒温25度,就算不穿衣服也不会冷。李希又摸了摸玲姐胸部,胸
虽然不是那麽大,但也不算小,手感也不错,乳头还挺敏感,稍微一碰就硬了起
来。李希给玲姐穿好睡衣以后,就把玲姐扛到了密室的二层,直接把玲姐扛进了
最把边的房间里。

  李希就向对待犯人一样给玲姐带上手铐子,又用一个铁链子穿过屋顶的吊环
和玲姐的手铐子,把玲姐吊了起来,把那个铁链子也锁上了。李希将高度调到正
好玲姐的稍微垫起来一点脚的高度。这个方法最是熬人,时间长了要不然脚就酸
的受不了,要不然手腕子就勒的受不了。就李希经常审犯人,知道怎麽样才能以
最快速度让犯人的心里崩溃。李希又给玲姐带了一个眼罩,在眼罩外边,又带了
一个头套,头套也比较紧,只有嘴是漏出来的,鼻子处有几个小眼,这样无论怎
麽挣扎,眼前都是一片黑暗。人的眼睛看不到,心里的安全感会更差,精神上更
容易崩溃。做完这些,李希一看,也差不多晚上10点多了,想想今天还是自己
的夜班,出去将几道门锁好,把车牌子换了,就回单位值班了。

  再说玲姐,过了几个小时就醒了。然后就发现自己被吊了起来,而且手腕勒
的特别的疼,赶紧下意识的把脚垫了起来。而且发现头上套了一个东西,什麽都
看不到,只有嘴的部分是漏在外边的,她下意识的大喊救命起来,声嘶力竭的喊
了十几分锺,也没有任何反应。又大声的问旁边是不是有人,有人一定要出声呀
,也没有任何反应。玲姐心里害怕,一边哭又一边喊,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玲姐实在是太难受了,脚踮起来时间长了,疼的不行,如果
脚稍微松劲,双手就要使劲拽着那条铁链子,时间长了手也疼的不行,就还得换
脚使劲,如果手脚都疼,劲一松,手腕子就开始吃劲了,卡的手铐子里也疼的不
行。用这招对付犯人,那些惯犯都受不了,何况是玲姐了。但李希还是手下留情
了,吊的不是很高,玲姐只需要稍微踮脚就可以保持平衡了,如果是让脚尖微微
着地的那种吊法,玲姐一个小时都受不了。

  就是这样,两个小时过后,玲姐也是实在受不了了,玲姐开始求饶了,「求
求你了,放我下来吧,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让我做什麽,我都愿意呀」,「
如果我得罪过你,让我怎麽补偿你都行呀」,不断的求饶,也没有任何反应,玲
姐彻底崩溃了,就盼着有个人能来,做什麽都行,有人来就好了,又折腾了两个
多小时,玲姐实在累的不行,昏睡了过去。这一切李希在手机上,连接着密室的
监控都能看到,和听到,李希微微一笑,收拾人还是比较简单的。

  到了早上六点多,李希看没啥事了,给一个哥们打了个电话,交接一下,就
先走了。李希有回到了密室,打开门,看玲姐已经昏睡了过去,就推了一下。玲
姐一下就醒了,大声问道,「你是谁?爲什麽把我绑到这里」,李希拿电棍,往
玲姐腰眼上一顶,释放了一个稍小电的电流,玲姐浑身抽搐,一阵钻心的疼痛。
「妈的,还跟我在这里装横,到了这里就得听我的,把他妈两个脚劈开!」李希
大声喝到,看玲姐稍一迟疑,又是一电棍顶在了腰上,玲姐又是一阵抽搐。「快
点劈开!」,玲姐心里早就崩溃了,又怕这电棍再电自己,赶紧就把两条腿劈开
了。李希知道,开头很重要,直接决定能否在精神上完全控制住她。玲姐把腿劈
开后,李希把手直接伸到玲姐的两腿之间,先摸了摸两边的大腿根,紧接着摸到
了那条缝上,「大哥,你随便摸,你不能先把我放下来呀。。。。。」「啊!」
玲姐还没说完,李希又是一电棍。「没让你说话,一点声都别给我出,听到了吗
?」玲姐赶紧点点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一动也不敢动。李希的手又摸到了玲
姐的私密地带了,沿着那个缝向上,直接摸到了一个小豆,李希便揉搓起那个小
豆来。玲姐的阴蒂相当的敏感,偶尔自慰时快到高潮时自己也是直接刺激自己的
阴蒂,被李希一摸,从下体传来一阵阵电流直沖脑际,淫水很快也泛滥了起来,
「还挺骚」,李希说到,「说,我是个骚货!」,「我是个骚货」玲姐不敢不听
,只能重複,「舒服就叫出声来吧」李希又道。玲姐「嗯嗯嗯,嗯嗯嗯」的呻吟
起来,李希的手还在不断的揉搓着玲姐的阴蒂,玲姐也一直「嗯嗯嗯」的呻吟着
,下边的水也越来越多,顺着大腿根,不断的流了出来。突然,李希觉得玲姐的
双腿一紧,知道玲姐马上要高潮了,手突然抽了出来。玲姐觉得一阵空虚,马上
要高潮了,就差一点,那小穴还微微张合抽动着。「想高潮,没门,以后没我的
允许,表现不好,你是不能享受高潮待遇的,小骚货!」李希冷笑道。「说十遍
,我是小骚货,我想淫蕩的高潮!」,「我是。。。」「大点声!」李希喝到,
「我是小骚货,我想淫蕩的高潮」,「淫蕩的,哼哼着,大声说!」李希又喝道
,「我是小骚货,嗯嗯,我想淫蕩的高潮,嗯嗯嗯」……「嗯嗯,我是小骚货,
嗯嗯,我想淫蕩的高潮,嗯嗯嗯」玲姐不敢怠慢,一边哼哼,一边把这句话重複
了十遍。

  李希这也是心里暗示的一种,他要把玲姐的反抗思维,一点点的击溃,对待
犯人时,爲了让犯人招供,有时也反複强迫犯人大声朗读「人生豪迈,大不了重
头再来」。都是一种效果。李希看玲姐听话的反複读了十遍,「小婊子,学聪明
了,这回还挺听话。」「是不是一直没解决大小便,解决一下吧」李希说了,从
那边拿过来一个桶,放在了玲姐劈开的双腿下边。「我不想大便!」「那就小便
!」,李希说道。看玲姐还没动,玲姐一宿都没尿尿,其实已经憋的很难受了,
刚才那几下电棍电的差点没失禁。玲姐虽然看不到眼前的男人是谁,但是在陌生
人面前尿尿,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想让我用电棍把你电失禁了!」李希
又喝到。玲姐害怕,只好把心一横,尿道口一松,尿液就喷了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990.com

❀一级高清爱爱免费视频 ❀一级人爱视频在线观看 ❀一级一级a爱片免费视频